2007年八月底到九月的第一個星期,我在上海.

 

 去上海是為了出差.

 為了在上海舉辦的全國特許加盟展覽.

 我在展覽開幕的前一天到達上海.

接著,就在所謂的五星級大飯店裡,

 我經歷了一次終生難忘的靈異事件!

 

現在回頭想想走進那間飯店時,就已經收到了警訊.

 我和另一個經理結伴同行.(他叫小彭)

 

 

(前夫當時因曾經是記者的身份被列為入境大陸的黑名單.

 後來補上證明文件才拿到台胞證.所以慢一天到上海.)

 

 (這是第一個我該注意的訊息,但我忽略了.)

 

 那天晚上我們到達飯店時,是晚上11:35.

 原本預定的房間居然已有人登入.

 只好再重新等房間.

 (這是第二個警訊,我又忽略了.)

 

 

 當時我應該堅持住進原本預定的房間.

 為什麼答應要換房間呢?!

 (這完全不像我一般的作風啊!)

 

 這是飯店的業務疏失,我為什麼要配合?

 我對大陸˙上海的印象已打了折扣!!

 真是爛!!

 還五星級的哩!!

 

 

 一陣混亂後,我們在凌晨12:35左右有了房間.

(小彭因為是一個人,所以要等單人房,花了較長的時間.)

 

 上樓,小彭拖著我的行李,十分有禮的護送我.

 只不過,他走得很快.

 我想告訴他,先敲門再進入.

 但是來不及說,房門被推開了.

 

 我心想: 應該不會那麼巧吧!!

 我想錯了!!

 因為事情就是那麼巧!!

 

 偏偏,到了上海,我才發現佛珠˙玉觀音都不在身邊.

 

 順其自然吧!!     

 我這麼告訴自己!!

 

 走進房間,將行李箱打開,順手整理了隨身衣物.

 忽然頭痛了.

 平常我很少頭痛,頭一痛就代表有事會發生.

 還好是小痛,尚可忍耐.

 

 盥洗完畢,我打電話給前夫

 此時是半夜三點.

 我四肢冰冷,全身發抖.

 外面是32度高溫耶!!

 

 我一邊調空調(看看可否將溫度調高),

 一邊思考.

 室溫26度,應該是舒適的溫度.

 為何這麼冷?!

 我躺在床上輾轉反側,無法成眠.

 

 

 就這樣天亮了.

 因為要工作,我很快武裝自己,將戰鬥力提到最高!!

 六點,我站在11樓的窗戶邊,看著上海清晨的街道.

 

 上班的人潮,似乎比台北來得早.

 我的頭已經不痛了.

 

 

 

 

 

 

    全站熱搜

    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