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放棄國標舞以來 我依然每週去練舞

每當碰到老師們因為國際比賽而停課時就覺得心痛

是的   心刺刺痛著

那每一場比賽 原本也該是我要參加的

但是因為氣喘 醫生不准我再繼續跳下去

我知道醫生怕我負荷不了而倒在舞池

但是他卻不知道心痛也會啃蝕快樂

 

六月  一票舞者去了黑池

五月  父親往生了

 

父親     

唉!

 

 

從我小學時開始跳芭蕾舞  父親就是反對的

考試沒有前三名  我就必須放棄跳舞

父親的話  夾著軍令如山的威嚴

我的倔強讓我一路保持前三名的好成績

身體很累  心靈卻是開心的頑皮鬼

 

長大後  再沒有人可以阻擋我跳國標

漸漸我成了業餘國標舞者

開始參加比賽沒多久  氣喘大發作

我以毅力    忍

直到最後  不能呼吸跌坐在舞池邊

 

最後  讓我停止跳舞的  居然是天意

 

是啊   父親再不能阻止我跳舞

最後警告  是醫生發出的

 

有一陣子我很皮  邊噴擴張劑邊跳舞

我的舞伴老師看到我的痛苦 再也不挺我了

後來我改成一般平民舞者 (只練舞不比賽的)

 

 

昨晚

我練完舞坐在舞池邊換鞋

老師對我說: very good

我搖搖頭說: 我已經跟不上了

眼淚差點偷偷跑出來

 

妳不要那麼想  妳還是跳得很棒的

老師安慰著我

 

是啊  是啊

昨晚說我跳得不錯的 不只一位老師呢

棒?  只是  表面

這只是表面  我知道再快一些又無法換氣了

 

上星期英國老師來台授課 我也沒參加

我怕我會哭

力與美   我已經做不到極至了

 

 

跳到黑池  原先是我的目標

如今   已然是  

永遠不能達陣的夢想

 

人生豈能太完美如意?

有點苦  有點澀  有點痛  有點遺憾

這才是人生啊!

 

 

 

 

 

 

 

    全站熱搜

    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