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陽宋定伯~年少時夜行逢鬼

 

問之~~鬼曰:我是鬼

 

鬼問: 汝復誰?    (你又是誰?)

 

定伯誑之~言:我亦鬼    (定伯騙鬼說:  我也是鬼)

 

 

鬼問:  欲至何所?    (你要去那裡?)

 

答曰:  欲至宛市

 

鬼言:  我亦欲至宛市

 

遂行數里  (兩人同行數里)

 

 

鬼言:  步行太遲(太遲:太慢)可共遞相擔~何如?

 

(共遞相擔:  輪流背人)

 

定伯曰:  大善   (太好了)

 

鬼便先擔定伯數里

 

 

鬼言:  卿太重~將非鬼也?(你太重~恐怕不是鬼吧?)

 

定伯言:  我新鬼~故身重耳

 

定伯因復擔鬼~鬼略無重(鬼一點重量都沒有)

 

如是再三 (來回輪流背對方幾回合)

 

 

 

定伯復言:  我新鬼~~不知有何所畏忌?(鬼怕什麼?)

 

鬼答言:  惟不喜人唾 (只是不喜歡被吐口水)

 

 

於是共行~道遇水~定伯令鬼先渡

 

聽之~~了然無聲音  (鬼渡水無聲)

 

 

定伯自渡~漕漼作聲 (渡水而過發出的聲音)

 

鬼復言~~何以有聲?  (為什麼你渡水有聲音?)

 

定伯曰:  新死~~不習渡水故耳~~勿怪吾也

 

(我剛死不久~不習慣水性~你不要怪我吧!!)

 

 

 

行欲至宛市

 

定伯便擔鬼著肩上~急執之

 

鬼大呼~~聲咋咋然~索下( 要求下來)

 

不復聽之  (定伯不理鬼的呼叫)

 

徑至宛市中~~下著地~~化為一羊~便賣之

 

(定伯把鬼摔到地上~鬼變成羊~定伯賣了它)

 

恐其變化~~唾之   (怕鬼起了變化跑掉~就用口水吐它)

 

 

得錢千五百乃去   (賣了一千五百大元就離開了)

 

 

 

當時石崇有言:  定伯賣鬼~得錢千五

 

 

(石崇是西晉的名人~~以富豪聞名

 

                     特地出來背書~~證明確有此事)

 

 

 

 

 

 

 

 

 

 

 

玫瑰後記:

 

 

定伯走夜路遇到鬼

 

他非但不怕鬼~~還與鬼同行

 

非但與鬼同行~~~還欺騙了鬼!!

 

一路上套出鬼的禁忌~賣了它還吐它口水

 

 

 

定伯聰明?機智?還是狡詐陰險?

 

相對而言~~故事中的鬼~~老實得可憐耶!!

 

想必此鬼生在人間時~~也輕易相信活人被人騙!!

 

 

 

 

 

鬼可怕嗎?

 

人~~~~~~~~~才是可怕!!

 

 

 

 

 

 

 

 

    全站熱搜

    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