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自古以來

婆媳之間的相處就是個難解的問題

 

釵頭鳳

是一首民歌

改編自一首詞

而這首詞是所有詩詞之中玫瑰的最愛

 

它除了是一首寫情的詩詞

還有著一個要人命的愛情大悲劇

真的要人命

因為女主角為此抑鬱而終

 

 

故事的男主角名叫陸遊

他寫這首詞的時候31歲

女主角是陸遊的老婆

老婆名叫唐琬

 

唐琬是陸遊的表妹

兩人自小青梅竹馬情誼深厚

他們排除萬難好不容易拜了天地

但是婚後

婆婆對新媳婦極端不滿

百般刁難挑剔

 

古時候不比現在

婆婆的地位是不可撼動的

婆婆說~~休~~

絕無任何商量餘地

唐琬就這樣被休掉了

(古時休妻~就是現代的離婚)

 

那婆婆活生生拆散了一對佳偶

陸遊心中縱有不願也只得服從

之後

陸遊再娶

唐琬再嫁

 

幾年後的某一天

陸遊春日出遊

在紹興禹跡寺南邊的沈園

巧遇也春日出遊的唐琬

唐琬禮貌的差人送上了酒餚給陸遊

陸遊見唐琬容貌依舊~但卻消瘦不少

心裡惆悵不已

所以寫下了這樣的詩詞:

 

紅酥手    黃藤酒    滿園春色宮牆柳

東風惡    歡情薄    一懷愁緒幾年離索

錯   錯   錯

春如舊   人空瘦     淚痕紅浥鮫綃透

桃花落   閒池閣     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莫   莫   莫

 

唐琬看到前夫的詩詞自然也是悲不可抑

於是再以詩詞回覆前夫的詩詞:

 

世情薄   人情惡   雨送黃昏花易落

曉風乾   淚痕殘   欲箋心事獨語斜欄

難   難   難

人成個   今非昨   病魂嘗似秋千索

角聲寒   夜欄珊   怕人尋問咽淚裝歡

瞞   瞞   瞞

 

 

唐琬回覆詩詞之後的不久

真的因病而去~告別了陸遊

告別了傷心的一段夫妻情 

四十年後

陸遊重訪舊地

寫下了非常有名的~~沈園~~

 

城上斜陽畫角哀

沈園非復舊池台

傷心橋下春波綠

曾是驚鴻照影來

斷斷香銷四十年

沈園柳老不欲綿

此身行作稽山土

猶吊遺跡一泫然

 

 

這是陸遊的愛情

緣盡情未了的傷感從古至今皆然

 

 

唐琬其實是幸福的

因為她終究得到陸遊終生的懷念

而陸遊的深情

足以承接了唐琬往生後的柔情與痛苦

 

 

 

附註:

 

紅酥手: 紅潤光滑而又白嫩的手

黃藤酒: 古時宮廷的酒

宮牆柳: 紹興曾是行都所以稱宮牆

              柳是指唐琬

              宮牆裡的柳樹是可望不可及的

淚痕紅浥: 紅紅的胭脂和著淚流下

鮫綃透: 絲質的手怕都濕透了

 

 

 

 

 

 

 

    全站熱搜

    玫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05) 人氣()